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超高速真空管道列车”为何落地重庆?超导应用可不仅仅是飞行列

“实况新闻”是重庆时报打造的重庆首款个性化资讯生活媒体平台。 通过频道定制,您可以定制自己的专属频道。

“超高速真空管道列车”为何落地重庆?超导应用可不仅仅是飞行列

“我们是中国航天科工牵头的‘国际性高速飞行列车产业联盟’成员单位之一。”重科院首席科学家、重庆超导科技研发中心主任范江弟介绍,该中心一直从事高温超导技术的研究,在产业联盟中主要负责该项目的关键部分——超导磁悬浮技术的工程设计和实施。

“超高速真空管道列车”为何落地重庆?超导应用可不仅仅是飞行列

重科院重庆超导科技研发中心科研人员展示研发的磁悬浮列车模型

范江弟说,超导磁悬浮技术主要是利用低温超导材料和高温超导材料实现悬浮的一种方式。他们研究的高温超导磁悬浮方式和其他的磁悬浮不一样的是,悬浮不需要用电,是通过超导块材实现自动悬浮,不动也能悬浮。它的动力系统是电磁推进,也就是说不需要车轮就能跑起来。

据了解,日本研制的是低温超导磁悬浮,已经达到速603公里的世界新纪录,而高温超导磁悬浮会比低温方式安装施工更简单,成本更低。我国在2000年就由西南交通大学超导技术研究所研制成功了世界首辆载人高温超导磁悬浮实验车“世纪号”,证明了高温超导磁悬浮车在原理上的可行性。

此次重庆两江新区作为人才引进的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教授Richard M.Stephan,已经将高温超导磁悬浮技术用以解决城市的交通问题。

范江弟介绍,Richard教授带来的“磁悬浮—眼镜蛇”项目,于2014年已经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建成了200米的高温超导磁悬浮列车线,2015年开始运行,可以载重3吨,承载20-30人,时速达30-40公里/小时。采用电脑自动驾驶,每25分钟一班,已经成为了该校的观光项目。明年他们还准备修建围绕大学的5.2公里环线,为高温超导磁悬浮技术用以交通做进一步的研究。

“此次与巴西合作,,希望能研究高速下高温超导磁悬浮的运行状态。”范江弟表示,目前的技术已经可以做到每小时100-200公里,他们准备全盘将该技术转移到重庆,将通过研究提升高温超导磁悬浮的速度和稳定性,为“高速飞行列车”将来的每小时1000公里、2000公里、甚至4000公里打下基础。

“超导技术的应用范围很广,交通只是其中一部分。”范江弟介绍,大家最容易接触的超导应用应该是医用的核查共振机,除此之外,科研领域的离子对撞机,工业上的高温超导强磁分离选矿机都是超导在不同领域的应用。

“超高速真空管道列车”为何落地重庆?超导应用可不仅仅是飞行列

重科院重庆超导科技研发中心科研人员展示研发高温超导强磁分离选矿机。

“目前我们已经成功研发除国产的高温超导磁选机。”重庆超导科技研发中心超导强磁源实验室主任郭秋东介绍,超导磁分离技术是新兴技术,因其具备强磁场、高梯度,从而具有更强的分选能力,在矿石选矿、煤的脱硫、工业和污水处理等方面都有广泛应用。

目前已上市的设备产品全部来自于美国和欧盟的两家公司,高达2000万元一台的价格让许多国内企业难以应用。该中心与乌克兰科学院合作攻克了高温超导块材的磁化技术、高温超导此题均匀磁场的长度和宽度等技术难点,已成功研发出国产的高温超导磁选机,将在重庆铝土矿场进行使用,预计能降低低品铝土矿开采成本30%-40%,售价则不到国外产品的1/2。

“也许真空管道高速列车实现时间还比较长,但真空管道磁悬浮技术用于物流系统却并不远。”郭秋东介绍,他们还国际首创了真空管道磁悬浮物流系统。根据磁浮系统置于真空管道中,可以实现低耗能的高速运行原理,他们正在研发管道直径1米、车体有效载荷300公斤、电脑控制自动驾驶、时速可到200-600公里/小时的磁悬浮运输系统,目前正在进行原型机的开发。

“超高速真空管道列车”为何落地重庆?超导应用可不仅仅是飞行列

重科院重庆超导科技研发中心研发的常导磁悬浮玩具小火车

除了这些“高大上”的超导技术,该中心还研发了磁悬浮小火车、空中飞车模型、悬浮婴儿车、高温超导游乐设施等等与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游乐设施、科学教具,作为商业产品在市场上逐步推出。

注: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