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特警楼飞雄:我在厦门 展示中国警察一流风采

我叫楼飞雄,今年54岁,是永康市公安局的一名特警。

我叫楼飞雄,今年54岁,是永康市公安局的一名特警。

平日里,我主要负责永康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队警犬中队相关的工作。一个月前,我临时接到一项任务———带队前往厦门市协助开展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安保工作。可能是考虑到我年龄大,单位领导起初并没有把我安排在安保名单中。后来,一位同事突发紧急状况,我被临时抽调到队伍里。

在我知道这个安排后,既欣慰又感到压力。欣慰的是,对于这样国际级会议的安保工作,,我能有机会临危受命,赴外远征;压力在于,和我一起去厦门的都是一帮90后,而且是特警专业召入的年轻民警。很显然,这次任务对执行人员体能上的要求十分严格。我不担心自己的专业技能、反应力和经验,但与年轻人比,体能肯定是要略逊一筹。

这是不容犯错的安保战场,我希望自己能在各方面都不输给年轻人,不拖团队后腿,冲刺在前,圆满完成这长时间、高强度的安保任务

现实情况比想象中严峻。8月2日,在我们抵达厦门的第二天,就被来了个下马威。可能是水土不服,或是海风湿热,我居然发起了高烧。体温超过39℃,头重脚轻,咽喉肿痛。以前在外出差时,我几乎没有生过病。这次发烧让我特别想念家里人,同时也感慨岁月不饶人。我的病还没好,同去的一位年轻民警也发起了高烧。怎么办?规矩纪律是铁定的,安保工作定岗定人定责,谁也不能下岗。我决心坚持上岗执勤,同时不停喝热水出汗降温。3天后,我的体温开始慢慢下降,不到一周时间,体重减了2.3公斤,但我的精神振奋了许多,身体随之加速康复。这说明人体的自愈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关键要有良好的心态。

八九月份的厦门非常炎热。在户外执勤时,我们每个人身着防弹背心头戴防爆盔,装备得严严实实。我们的任务是配合车辆安检的同志处置突发事件。工作的地方有个钢棚,钢棚内空气流通并不通畅,还弥漫着汽车尾气、汗臭、橡胶与塑料的混合味道。我们在这样的岗位一站就是8个多小时。好在领导对我们很牵挂,省厅、市局等领导都来探望,带来水果,送来清凉,让我们更加斗志昂扬。

投身公安工作快满37年了,这些年里,大多时间我在基层一线工作,同时也参加过许多重要行动,经历了许多精彩瞬间。相比其他警务人员,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写作。许多美好精彩的故事不能用文字记录下来,这真是一个遗憾。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时的心境和一些耐人寻味的细节在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模糊。如今手机能拍照了,我却没有这个习惯,还好有同事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