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无数朝圣者涌入东京寻找灵感,但永远无人知道她在寻找什么

这个城市,到底有何种魔力,在无数的故事与作品中被谈论、被思考,在艺术形象与日常行居的对话之间衍生出无数个样貌。90年代,这个样貌是莉香和完治;在今天,她

无数朝圣者涌入东京寻找灵感,但永远无人知道她在寻找什么


《一个人去东京》书影

又吉直树——那个获得日本纯文学最高奖项的搞笑艺人曾说过:东京啊,最终还是既残酷,偶尔有趣,偶尔温柔。

城市与人的关系比我们可以想象的更加深刻和微妙。比如海明威那句鼓动着无数崇拜者的著名箴言:假如你有幸在年轻的时候去过巴黎,那么它一辈子都会跟着你。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北京,或者上海,或者成都,或者每一个你在二三十岁时待过几年的城市。就像那些去到另一个城市读书的大学生,他们回到家乡身上带着别样的光彩。那正是城市最美好的精神,融入了最年轻最旺盛的身体。或哪怕是忧郁的、一夜情似的外乡的乡愁,独自飘泊过的人因为这些细小的陌生变得性感起来。动人的作品或者魅人的作者总是怀着某种乡愁,他们所牵挂的那一方土地就好像那些闪烁灵魂的栖居之处,他们所有的哀愁与欣喜都来源于斯,,并也终将归去。

年轻的灵魂都在漂泊,如果一定要有什么颜色染上我的灵魂,那么我愿意它是东京。

荒木经惟从电通广告公司退职后,一度每天扛着三脚架在东京街头晃荡,拍下无数动人的黑白照片,他说那些时候拍下东京怀抱着的是“与东京殉情的心情”。1991年由铃木保奈美主演的《东京爱情故事》时隔二十几年仍然无数次被年轻一代提起;而去年风靡都市白领圈的《东京女子图鉴》中,水川麻美饰演的女主角绫20岁来到东京,从秋田县的村妞一步一步练成白领偶像,费尽全力也始终无法找到一个理想的对象结婚,但是即使这样,绫依然不能理解也无法认同,当年自己的母亲为何抛弃令人艳羡的东京人身份,嫁给了秋田县的父亲。

这个城市,到底有何种魔力,在无数的故事与作品中被谈论、被思考,在艺术形象与日常行居的对话之间衍生出无数个样貌。90年代,这个样貌是莉香和完治;在今天,她则是绫;或者偶尔,她又像《迷失东京》的导演索菲亚·科波拉眼中,流落远东的欧洲红发歌手,在异国的凌晨唱着斯卡布罗集市。

世界看待东京的心情可能就像中国看待北京的心情吧。每隔一段时间朋友圈就会刷出一篇文章,谈论那些国贸的上班族、望京的餐厅、隐逸在各条胡同里的小众聚会和咖啡厅里热火朝天的创业话题,他们或艳羡或赞美或指摘或嫉妒,或者只是像观众一样凑个热闹。但是,北京永远在那,像个完美的维纳斯雕像,供一万只眼睛抚摸。没有人可以对北京怎样,但是北京却染上了每个人的灵魂。当看到荒木经惟那句“抱着与东京殉情的心情拍下照片”,我心中浮现的是这样一个被人爱恨嗔痴的北京。而比起东京这个超级都市,这样的北京说不定都还是easy模式了呢。

苏炳添:暂时不考虑退役 会坚持跑到东京奥运会

苏炳添:暂时不考虑退役 会坚持跑到东京奥运会

苏炳添:暂时不考虑退役 会坚持跑到东京奥运会,冲过终点线,全...[详细]

东京股市日经股指小幅收涨

东京股市日经股指小幅收涨

点击查看日经指数行情nbsp; nbsp;受美股道琼斯指数收高和日元...[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