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江歌案”一审在日本东京宣判 陈世峰被判刑20年

日本时间20日下午3时(北京时间下午2时),江歌案”于东京地方裁判所做一审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据报道,被告人陈世峰

“江歌案”一审在日本东京宣判 陈世峰被判刑20年

  陈世峰

“江歌案”一审在日本东京宣判 陈世峰被判刑20年

“江歌案”一审在日本东京宣判 陈世峰被判刑20年

  庭审现场素描画

“江歌案”一审在日本东京宣判 陈世峰被判刑20年

  日本时间20日下午3时(北京时间下午2时),“江歌案”于东京地方裁判所做一审宣判。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据报道,被告人陈世峰在法官宣判确认杀人罪后没多久,突然倒在证人席桌上。倒头大约半分钟后警察将他扶起来,,并围住他直到宣判结束。江歌妈妈全程神色平静。

  判刑理由

  日本明治大学法学系教授铃木贤此前在接受德媒采访时表示,根据日本司法判决的惯例,普通刑事案件中,如果行凶者杀害的人数为1人,那么法庭在量刑裁决时通常不会判死刑。他表示,虽然也有过民间请愿促成司法严判的案例,但例子非常稀少。

  永山基准是日本最高裁判所确立的日本死刑适用标准。陈世峰犯罪性质恶劣,犯罪动机自私,犯罪方法具有残虐性且案后拒不施救,被害方遗属也不认可其悔罪表现,符合永山基准。但是,陈世峰没有前科,不是无差别连续杀人,在社会影响和犯罪结果上未达到日本法律认定的严重程度。根据以往日本死刑判例,被害人为1人的情况下极少判处死刑,一般须被害人达3人以上才适用死刑。

  据报道,负责江歌案件的律师的助手井上秋也表示:“本来日本就是个不提倡死刑的社会,虽然他们没有废除死刑,但想要嫌犯被判死刑,是要犯下非常严重的罪行。非常理解江歌母亲的心情,但日本法律就是这样。”

  仍可追诉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时延安表示,针对此案,日本和中国都有刑事管辖权,日本有属地管辖权。

  首都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剑波解释说,根据属地管辖原则,一个国家的人在别的国家实施刑事犯罪,犯罪地所属国即享有管辖权。而且,由于犯罪地所属国对犯罪人的管辖通常更为便捷和有效,就会在事实上形成属地管辖优先。以江歌案为例,该案发生在日本,即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同为中国人,日本也会根据属地管辖原则,依据日本的刑事法律对其行为进行审判,日本法院如果对其作出刑事判决之后,其就要在日本服刑。

  王剑波表示,故意杀人是严重暴力犯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我国司法机关依据属人管辖原则也有权进行管辖。如果犯罪嫌疑人回到中国,或者经过日本法院判决接受刑事处罚以后回到中国,我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

  庭审解答

  三问江歌案一审判决

  如果江母不满判决可否在日上诉?

  当事人是日本的检方和被告陈世峰方面,对审判结果只有检方可以提起上诉。所以江歌妈妈作为遗属是没有办法再上诉的。如果最终判决结果在15年以下,那么遗属可能会得到检方的同情,检方如果对结果不满,他们可以提起上诉。但是如果最终判决结果在15年以上,那么检方是不会去做出上诉的决定。

  能否对陈世峰发起民事赔偿诉讼?

  由于陈世峰是成年人,父母在中国的财产不会涉及赔偿的范围。江秋莲表示已考虑对陈世峰的民事索赔,但不包括刘鑫,同时将把这一切交给律师处理。按照规定,在陈世峰服刑结束后,他作为外国人会被日本入管局强制遣返回国。

  若陈世峰刑满回国如何追究刑责?

  如果陈世峰回到中国,在追究其刑事责任时,则由其入境地或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也可以由被害人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我国公民在我国领域外犯罪、依照刑法应当负刑事责任并经过外国审判的,法条的用语是“可以”,也就是说,可以依照刑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也可以依据刑法不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纪实

  第1天(12月11日)

  由于陈世峰此前曾多次强迫刘鑫(陈的前女友、江歌的室友)复合,并且威胁要将其内衣照片公开,因此检方指控陈世峰犯有恐吓罪。至于故意杀人罪,检方认为陈世峰在前往江歌住处前准备了水果刀,并且有明确的计划性。

  对于检方的指控,被告方及其律师仅承认犯有恐吓罪,不承认犯有故意杀人罪。至于杀人证物的水果刀,陈世峰的律师称那是刘鑫递给江歌的,陈世峰在与江歌夺刀过程中误伤江歌造成其死亡,而此后陈世峰又连续刺了9刀是因为考虑到高昂的治疗费用,不想给家人添加负担。

  第2天(12月12日)

  江歌母亲江秋莲陈述,她在2016年11月2日晚与江歌共进行了约1小时40分钟的微信语音通话,而就在结束通话后的第8分钟,江歌不幸遇害。在母女俩的语音聊天过程中,江歌将刘鑫与陈世峰分手的事情告诉了妈妈。

  除了回忆当晚的聊天内容外,江秋莲还谈及了江歌对未来的规划。江秋莲说,江歌不想毕业后回国考公务员,而是希望留在日本,等到有一定经济实力后将妈妈接到日本等。

  第3天(12月13日)

  刘鑫出庭作证。但是,她并没有直接出现在法庭中,而是被安排在东京地方法院的另一个房间内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作证。

  对于关门问题,被告方律师提出质疑。根据日本警方录音显示,刘鑫案发当天报警时说的是:“门锁了,不要骂了!”对此,刘鑫则回应称当时说的是:“怎么门锁了,不要闹了!”是警方没有录上“怎么”二字。被告方律师则认为,警方的录音并没有显示“怎么”这个词,而且刘鑫此前录口供的时候也没有提到“怎么”一词。

  第4天(12月14日)

  被告人陈世峰首次在法庭上接受问询,他称案发当天专门在江歌住处等候,在确定刘鑫进屋后,才走过去拍了已经半个身子进入屋里的江歌一下,江歌惊讶地叫了一声,此时在屋里的刘鑫听到屋外的声音后,问“三叔怎么了(三叔系江歌昵称)”。随后,陈世峰便听见了锁门的声音,并听到刘鑫说“三叔你拿着”,这时江歌手中忽然拿出一把刀,并朝自己的眼睛刺来。在与江歌争夺刀的时候,陈世峰“不小心划(刺)到了”江歌,造成其身亡。

  第5天(1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