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三月,女人我最大

新兵时期,我们要先进行革命政治和军事等方面的教育,接着是军事训练及射击、投弹、站岗和夜间巡逻等项目。1973年,我当上了女卫生员,参加了卫生员保健治疗学习

三月,女人我最大

婶婶在舞台上演出歌舞“白毛女”。

三月,女人我最大

婶婶中学毕业时的照片。

三月,女人我最大

婶婶扮红军女战士,,英姿飒爽。

三月,女人我最大

当年宣传队的“四朵小花”。

三月,女人我最大

1973年参加卫生员学习班的毕业留念。我坐在前排正中。

三月,女人我最大

1976年6月,留影于山东省济南泉城。

三月,女人我最大

1975年春节,我背着药箱,去连队巡诊。

三月,女人我最大

1971年冬季,留影于部队军营内。

春日和煦,暖人心扉,花儿绽放,草长莺飞,女人的心情也正如人间三月天,绚丽着,美好着……

文艺女青

上世纪60年代,婶婶在广州中学毕业后,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到万顷沙农场务农。两年后由于她有文艺特长,被抽调到番禺县文艺宣传队,经常为农民演出,受到了群众的热烈欢迎。广州 吴英柏

风采女兵

“文革”期间,因受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的影响,使我产生了要当兵的志向。我曾先后三次跑到部队,向首长提出当女兵的要求。1971年年初,山东省军区后勤部要招收一批女兵,我终于如愿以偿。

新兵时期,我们要先进行革命政治和军事等方面的教育,接着是军事训练及射击、投弹、站岗和夜间巡逻等项目。1973年,我当上了女卫生员,参加了卫生员保健治疗学习班。1977年4月复员,服役了6年,并在部队加入中国共产党。复员后,由山东济南转到广州市工作。现在,我已60岁,但为人处世仍具有军人作风。广州 马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