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康熙来了》的老梗也救不了《“吃吃”的爱》

电影与资本“相爱相杀”的困局,不止萦绕在蔡康永的心头。

即便没有什么野心,但蔡康永依旧是懂得艺术与商业该如何取舍的人,他一直担心的票房,却最终变成“那只鞋子掉下来了”。情怀与流量难以变现,同档期的《夏天19岁的肖像》证明了的事情,《“吃吃”的爱》复述了一遍。被金主裹挟着向前走的蔡康永,并非没有过反思。“如果再做导演,我就自己掏钱,随心所欲地拍自己想拍的电影。S也少拿一点片酬,去演妓女和妖怪。”

长袖善舞的蔡康永,或许难以实现电影导演处女作的两大目标了——第一,电影金主的钱要回收;第二,小S会不会顺利踏上演员之路。截至6月3日17:00,蔡康永导演,小S、林志玲、金世佳等主演的《“吃吃”的爱》上映已达8天,票房却只有2577万;而首部电影作品托付给“闺蜜”的小S,也拿不到梦寐以求的“亿万票房女演员”title。

《“吃吃”的爱》口碑与票房,就像中晚期的《康熙来了》,看似热闹非凡,却终究无力回天。那些用12年青春陪伴《康熙来了》的粉丝们,在影院哭喊着“康永哥”与“S”,期盼着节目重启;而路人观众则把电影导演处女作就惨败的蔡康永,与黄磊、黎明归为一类。情怀与流量难以变现,,同档期的《夏天19岁的肖像》证明了的事情,《“吃吃”的爱》复述了一遍。

有粉丝电影的“心”

却没粉丝电影的“命”

《康熙来了》的老梗也救不了《“吃吃”的爱》

别不承认,《“吃吃”的爱》从一开始,就是一部取向鲜明的粉丝电影。在持续了12年,被称作华人综艺巅峰的《康熙来了》与观众暌违一年多之后,导演蔡康永+主演小S的组合,本身就有强烈的象征意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小S就透露,接到康永哥的邀请,推掉此前戏约,二话没说就进了组;而蔡康永邀请总被小S怒怼的林志玲出演,158女生与178女生的爱恨情仇跃然纸上。

蔡康永直言,《“吃吃”的爱》是送给小S的礼物,也是对多年“康熙”粉的补偿。在把剧本理顺之后,蔡康永向“康熙”时期的许多经典咖发出邀请,“演一些功能性的人物,是给粉丝的额外福利”。电影中,曾在综艺里被小S狂虐的艺人们身份反转,对身怀明星梦的小S肆意攻击,从而成为粉丝眼中最大的观影乐趣——有影评指出,观众在看完《“吃吃”的爱》之后,会自然而然分为两拨,“明白康熙梗的”和“不明白康熙梗的”。

然而,即便蔡康永与小S多地路演卖力宣传,又有多年“康熙”粉的发声力推,《“吃吃”的爱》还是在口碑与票房上双双失利。电影公映后,“想不通一贯鬼马睿智高傲人设的蔡康永,拍起电影就这么点烂梗”与“那些年,你使用的小S表情包的版税,可以交一交了”针锋相对;票房却是一泻千里,甚至抵不上圈钱的国产动画老片《潜艇总动员之时光宝盒》,最终票房将止步3000万以内,与大卖的粉丝电影又大相径庭。

成也“康熙”败也“康熙”

黄磊在厨艺上吸的粉,黎明在音乐领域的歌迷,都无法左右其电影导演处女作的成败。习惯了用互联网方式免费获取《康熙来了》的观众们,同样很难用实际行动来为所谓的情怀与青春买单。有分析指出,两人微博粉丝合计达到7300万,但以平均票价计算,走进电影院的观众仅仅百万人次。

在口碑营销愈发重要的内地影市,仅靠明星号召力已经无法生存。黄磊《麻烦家族》的失败,或许有家庭题材的天然劣势,但“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照搬式改编,让电影难言合格;黎明的《抢红》,更呈现出全方位的崩塌,被网友评价为“年度烂片的有力争夺者”。《“吃吃”的爱》则陷入到蔡康永的自说自话——它总是会让人们想起《康熙来了》,却一面无法让《康熙来了》的观众走进影院,一面为路人观众增设了观影门槛。

成也“康熙”败也“康熙”,或许是《“吃吃”的爱》扑街的重要原因之一。在各地路演时,蔡康永与小S的合体,被贴上了情怀与青春的标签,两人的互动也仿佛《康熙来了》的回光返照:小S诉说着多年来,蔡康永对她的不离不弃,蔡康永则用非常义气形容老搭档;对林志玲婚事归属,冯小刚不邀请小S拍戏的种种调侃,同样是“康熙”的惯常路数。

“跨界导演处女作绕行”的吐槽之外,或许还可以加一条观影警告:面对那些不谈影像质量,却总在强调情怀的电影,都得小心翼翼。

电影与资本“相爱相杀”的困局

“自从来到人间,资本的每一个毛孔都是肮脏的和血淋淋的,随时都要向外扩张。”逐利是资本的天性,自中国电影驶上快车道以来,外界资本的涌入,让“咖啡厅里都在谈论着黄渤、黄晓明、赵薇的名字”。资本裹挟之下,快餐电影旋即喷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品质与格调,消解了观众对国产电影残存的信心。

蔡康永在接受采访时,也直言不讳地承认,《“吃吃”的爱》只是一个资本故事而已。他表示,即便是UCLA电影专业毕业,也曾担纲过编剧,但并没有旺盛的表达欲,也不会在意所谓的“蔡康永第一部电影”的独特意义:“毕竟不是一个18岁的学生拿着摄影机就完成的作品,只是大家一起完成这个案子,最后会挂上蔡康永的名字,我替众人鞠躬领花而已。通过这么多年的经历和主持,我也已经被大家看见,不是那个被压在土里的,从来没有发出过声音的人。”